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三板科技网要闻正文

欠债破产维权潜逃……汽车圈的雨也下得好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7-18 12:05:08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欠债破产维权潜逃……汽车圈的雨也下得好大

  文 / 路 行 编辑 / 牛跟尚 设计 / 师瑜超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7月12日,北京的雨比依萍找陆振华要钱那天的还要大。多年的观影经验告诉我们,大雨一般都是为了烘托气氛。

  这一天,有事发生。伴随着滂沱大雨,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汽车)新增两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均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原告均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乐视网),两则信息的执行总额为3000万元。

  事情起源于5年前,乐视汽车作为甲方与乐视网签订广告协议,之后乐视网按照协议为乐视汽车发布广告,但乐视汽车却未按约定的期限支付广告费用,于是乐视网将乐视汽车告上了法庭。

(图片来源:天眼查)

  透过股权穿透图我们可以看到,乐视汽车由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与乐视致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前者股权比重占到了99%,追踪溯源,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的主要持股公司为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乐视网贾跃亭个人股份占比为62.41%。也就是说,乐视网与乐视汽车贾跃亭均为最大持股人。

(图片来源:天眼查)

  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

  但这么说也不全对。2020年4月26日,乐视网披露2019年年报,同年5月12日,乐视网召开2019年年度业绩说明会,董事长刘延峰出席并表示“公司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因关联方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事项对公司造成的损失,公司将继续坚持并依法向其追偿。”

  两天之后,乐视控股发布声明称“贾跃亭先生自2017年7月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起便不再担任乐视网任何职务,贾跃亭已不再实际控制乐视网。截止目前,真正实际控制乐视网的系现任董事、监事、高管。”这样一看,两家公司对簿公堂也就不难理解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FF(Faraday Future)自创立以来一直饱受关注,贾会计的造车之路一波三折,而今年上半年好消息不断,事情仿佛迎来转机。

  1月28日,FF宣布将通过与PSAC合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5月8日,FF官方发布微博消息称首款预量产电动车FF91将在纽约与消费者见面,或将开放试驾机会,具体时间未公布,在此之前有消息称FF91计划2022年上市发布;6月25日,FF宣布与PSAC合并上市交易文件正式生效,将于7月20日举行股东大会,并在7月21日挂牌上市。

  眼看着“下周回国”或许将不再是一句空话的时候,兄弟阋墙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黎明前最黑暗。胜利前最绝望。成功前最渺茫。”假如FF发这样一条朋友圈,那么第一个给他点赞的可能是拜腾汽车。

  7月12日,北京的雨比杉菜离开道明寺那天的还要大。多年的观影经验告诉我们,大雨一般都是为了烘托气氛。

  这一天,还有其他事发生。伴随着风吹雨打,拜腾汽车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1)苏0113破申26号,经办法院为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申请人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目前网传拜腾汽车方面回应称“有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对拜腾提起破产申请,法院还没有正式受理破产申请,拜腾正在积极应对并寻求和解。”

(图片来源:天眼查)

  2015年,和谐汽车、富士康、腾讯三家联合按照4:3:3的出资比例成立和谐富腾,进军新能源行业,推出FMC和爱车两个子品牌,最终FMC独立成为拜腾汽车,爱车演变为爱驰汽车。

  本是同根生,同根不同命。

  这边爱驰的车都已经出口到了以色列,那边的拜腾却愁云惨淡,凄凄惨惨戚戚。去年6月,拜腾正式宣布7月1日起启动全员降本以全力推进公司战略重组的方案,在未来六个月推动项目重组期间,将安排部分核心骨干继续维持公司基本运营,其余员工暂实行留置待岗方式;2020年底拜腾宣布将停工停产的时间延长至今年6月30日。

  今年1月,富士康与拜腾汽车、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富士康计划向拜腾提供技术、管理经验和产业链相关的一系列资源,共同推进拜腾首款量产电动车型M-Byte的生产。

  今年4月下旬,慕尼黑地方法院下令对拜腾的德国子公司Byton责任有限公司进行临时破产管理;而如今富士康与拜腾汽车的合作或将生变,后续合作进展尚待推敲。

  据汽车商业评论了解,拜腾的另一个团队,也就是后来新注册的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仍在进行日常工作。他们正在加紧M-Byte的量产和下线。一汽在南京的研发公司一汽(南京)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负责M-Byte的智能驾驶系统,M-Byte将在今年年底进入SOP阶段,目前,整个时间表并未有任何改变。

  M-Byte下线之后,据说仍将挂拜腾的标,在拜腾的渠道销售。一汽资本控股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张影代表一汽负责拜腾项目。“这对一汽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项目。”知情人士说。

  归根结底,踏踏实实做产品才是企业稳健发展之道。说到量产交付,极氪汽车本周也遭遇了一些风波。

  事情要从极氪APP的一份公告说起。

  7月10日极氪汽车发布的公告中透露出几个重要信息:1.6月15日之前的订单将于今年10月按支付顺序交付;2.空气悬架配置可能对交付时间产生影响,延迟到明年1月;3.之前发布的钢琴漆黑色运动组件、副驾座椅通风以及EC光感天幕三项选装配置,2022年交付车型才可选配;4.WE版后排隐私玻璃不属于标配;5.极氪001采用的其实是400V电压系统。

  下定用户懵了,他们表现出了合理的愤怒,因为这种操作似曾相识。

  6月15日,极氪官方在“@已经买了or想买ZEEKR 001的人”公告中表示极氪001 2021年可交付订单已经售罄,即日起停止接收意向金。同时在官方小程序中WE版车型涨价1.8万元。

  关于这次涨价,极氪的解释是“目前无法确定2022年国家补贴金额,这是没有扣除补贴的产品价格”。但2022年的补贴政策早在2020年就已经出炉,用户对极氪的说法并不认同。

  面对用户质疑,7月12日,极氪 CEO 安聪慧带着诚意出来“灭火”,发表了一封针对极氪用户的公开信。信中承诺极氪将对所有用户开放三项新配置选装,由此产生的额外投入由极氪承担;用户在锁单时享受的 2021 年国家补贴,如因交付延期至 2022 年,极氪将承担国补价差;后续发布具体的延期交付补偿方案细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7月13日,极氪再曝电机减配问题。在最新一期的工信部申报目录中,极氪001的电动机供应商新增威睿电动汽车技术(宁波)有限公司,这与之前极氪001一直宣传采用高扭矩的日本进口电机产生了一些出入。

  极氪官方回应称,电机的扭矩是电驱系统的内部参数,而轮端扭矩是最终结果。极氪选用的电驱产品最终输出到轮端的扭矩和功率是一致且满足极氪001性能要求的,电机轮端扭矩均为3840N·m,性能表现一致,不受影响。不过,目前此回应在APP中已经删除。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况且屋漏偏逢连阴雨,国产特斯拉Model Y标准续航版7月8日正式上市,售价为27.6万元,较此前的长续航版Model Y下降7.19万元;7月17日,福特新推出一款售价为28.2万元的野马电动车型,这是针对Model Y标准续航而作出的作新应对,福特也成为自特斯拉宣布Model Y标续之后首家第一个公开降低入门价格的品牌。

  此时此刻极氪付定车主的心情大概十分复杂。如果要用一句歌词来形容,应该是“在同个屋檐下,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事物发展的总趋势是前进的,而发展的道路是曲折的。未满周岁的极氪汽车想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大人”,“人生”的第一课就是要学会言而有信。

  当然,心情复杂的还有特斯拉车主。日前,四川成都一位特斯拉车主发布视频,其在一酒店的无人地下车库停车时,特斯拉车辆感应出了行人,短短一分钟的视频带来一丝夏日清凉。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新闻,此前最出圈的应该是某车主行驶在墓地时周围的“人”多到像是在被围观。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而是特斯拉感应系统的 BUG。特斯拉采用的是摄像头与毫米波雷达相融合的环境探测与感知方式,摄像头采集到图像数据,就会通过算法分析把图像中的事物显示到屏幕中。

  但特斯拉车主之间的悲欢可能也并不相通。本周围绕着特斯拉的新闻还有一桩。7月14日,温州特斯拉事故车主陈先生称自己 7月12日收到了特斯拉的起诉书,并公布了温州汽车工程学会的 EDR 检测报告,并希望好心人帮忙分析一下。

  事故发生在去年,2020年8月12日,陈先生驾驶一辆特斯拉 Model 3在距离停车场100米左右的位置时车辆突然加速,事故造成多辆停放在停车场的车辆损毁,驾驶员陈先生经过7小时抢救,抢救成功。

  陈先生在事后采访时表示自己当时的车辆并未开启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称此次事故是由于 Model 3 车辆制动失灵导致的。2020 年 8 月,警方委托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检测。今年5 月份,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曾公布调查结果,2020 年8月12日发生的高速冲撞停车场并导致连环撞车事件系车主踩错踏板,即把油门踏板当成刹车踏板。

  目前陈先生还在微博持续抛出疑问,但这次维权,并没有出现一边倒的效果。

  近年来,网络上有关国内特斯拉“突然加速”或“刹车失灵”的报道已经有十多起,但目前特斯拉与维权车主多为各执一词,我们支持车主合法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我们也希望看到更多事情的真相。

  说到真相,另外一件车圈“罗生门”事件有了新的消息。7月14日,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讲述了他出逃日本的经历。

  戈恩2018年11月在日本被捕,受到挪用公款、瞒报收入、向企业转嫁个人投资损失、严重背信等多项指控。在2019年12月被保释后,戈恩逃离东京,之后一直留在黎巴嫩贝鲁特。

  去年5月20日,美国有关部门在马萨诸塞州逮捕了两人(迈克尔·泰勒,彼得·泰勒),其中一个人以前是美军特种部队士兵,这两人被日本方面通缉,原因是他们在去年年底帮助戈恩逃离日本,还有另外一位嫌疑人(扎耶克)下落不明。

  检方人员表示,这三人都与戈恩会面,然后戈恩与老泰勒和扎耶克到了一个酒店的房间,戈恩藏在乐器箱里。检方说,装着戈恩的箱子被带到机场,放到一架前往土耳其的私人飞机上。彼得·泰勒则前往成田机场,搭乘一家飞机飞往中国。

  如今这件事从戈恩口中得到证实。“在飞机上的包厢里等待起飞的30分钟,可能是我一生中经历过的最长的等待。”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观众们好像看懂了,但是又没有完全看懂,事情的最终结局仍需等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有电影才会这么演,艺术果然来源于生活。

原标题:欠债破产维权潜逃……汽车圈的雨也下得好大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