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三板科技网要闻正文

中华联合财险接连违规被罚逾百万盈利大降股权流拍问题缠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7-14 12:45:32 来源:投资者网
中华联合财险接连违规被罚逾百万盈利大降股权流拍问题缠身

  来源:投资者网

  文/陈企樾

  在上半年收到超过10张罚单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华联合财险”)近期再次受到行政处罚,截至目前罚金累计已超百万元。

  6月29日,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连续向中华联合财险的南京中心支公司发放了三张罚单。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公司存在财务数据不真实、利用保险代理人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费用、保险业务记载与实际不符以及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等四大违法行为。四项违规合计被罚为91万元。

  此前,中华联合财险曾陷入被托管的尴尬境地,直到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下称“东方资产”)入主,公司才恢复“自由身”。2020年6月,公司更是与阿里云签署了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正式启动数字化转型之路。

  然而,中华联合财险想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突围并不容易,除了频频“失火”的内部控制问题,还要面对偿付能力不达标、保证险踩雷的后遗症等等。

  盈利缩减 内控“失火”

  公开资料显示,中华联合财险自2006年成立,迄今已有约15年。成立之初,公司曾因急速扩张却运营不善,出现巨额亏损。公司陷入紧急关头之际,保险保障基金出手受托管理中华联合财险75.13%的股份,代为行使股东权利,而后又注资60亿元,使公司起死回生。

  2012年,东方资产成为公司的战略投资者,以78亿元实现控股,使中华联合财险彻底摆脱了被托管的身份。目前,中华联合财险以约146亿元的注册资本体量,长期在财产险公司第二梯队占据首位。

  据企查查统计的数据显示,东方资产接手后,中华联合财险已进入了稳定盈利期,至今已连续盈利9年。2012年-2015年,公司的净利润始终在15亿元-25亿元之间。但是2016年开始,盈利规模开始大幅缩减,净利润再也没有突破15亿元,反而有多个年份的净利润水平同比下降幅度接近50%。到今年一季度时,公司的净利润甚至已由盈转亏,亏损2.8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仍在扩张分支机构。据银保监会官网显示,仅7月上旬,就有浮梁中支、乐平中支、罗平中支、集贤中支、吉安中支、横州中支等6家中支公司,以及多个营销服务部获批同意筹建。

  快速扩张的背后,中华联合财险的多家分支机构因违规经营受到行政处罚。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就收到超过10张罚单。并且,被罚事由也高度相似,其违规行为主要集中在“虚构中介业务套取费用”“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编制虚假的财务资料”等。“快速扩张”“运营不善”这些关键词困扰其身,公司内部治理疑有隐忧。

  股权频遭拍卖 却一再流拍

  除了内部问题外,中华联合财险在股东层面也问题不断。

  在企查查的页面上,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融新大”)存在多个风险提示。截至7月12日,中融新大发行的债券已有3只违约,现有的存量债券额超过91亿元,深陷债务危机。

  中融新大也承认:“受全国焦化行业去产能、省内焦化行业限产及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近年来焦化产能产量均有所下降,经营性现金流有所减少;受金融去杠杆的影响,公司近年来无法新增融资,融资性现金流持续净流出,流动性持续紧张。在疫情过后的经济恢复期,公司在保生产、稳就业的同时,无法筹措资金兑付本期中票的利息。”

  受此影响,自2020年11月至今年2月,中融新大已经7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其所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股份也遭到冻结。或许是出于资金回流的考虑,中融新大多次试图拍卖中华联合财险的股权,却一直流拍。

  据悉,最近结束的一次拍卖是在7月3日,该场拍卖的标的是中华联合财险约6.33亿股股权,虽有2035次围观,却无人竞拍。值得注意的是,和前几次拍卖一样,其起拍价远远低于评估价,折价拍卖却依然在市场上遇冷。

  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表示,“股权流拍可能是由于该部分股权的合理价值百科低于拍卖价值百科,故难有接盘方对其产生兴趣。”

  至于股权频遭拍卖对中华联合财险的影响几何,有业内人士表示:“尽管中融新大是中华联合财险的第二大股东,但实际持股比例并不高,并没有深入掌控日常经营,因此股权处置对中华联合财险的经营不会造成影响。”《投资者网》就股权处置等相关问题致函中华联合财险,未获得答复。

  阿里拍卖网站上的信息显示,7月19日和7月25日,还将有两场关于中华联合财险股权的拍卖,届时中融新大将分别拍卖中华联合财险1.68亿股股权。

  踩雷保证险 赔付支付仍高企

  回顾公司的信披报告,可以发现此前踩雷保证险的余波仍在给公司带来影响。

  2018年,中华联合财险为厚本金融提供“借款人履约保证保险”,即当借款人未按照与出借人签订的借款协议约定履行还款义务时,逾期的本金及利息由中华联合财险对出借人进行全额赔付。次年,厚本金融就因涉嫌非法吸收存款罪被警方立案侦查,中华联合财险时任董事长徐斌也因此事被监管部门约谈。

  随后2020年,中华联合财险承保的“董责险”共保业务——瑞幸咖啡被曝财务造假,中华联合财险作为底层共保体之一,承担约1062万元的保额,再次面临高额赔付。

  年报显示,2018年-2020年,中华联合财险的赔付支出总额分别约为268亿元、309亿元和343亿元,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

  同时,信用保证险的赔付支出也在成倍增长。未发生踩雷事件时,2017年公司的信用保证险赔付支出为1.37亿元。而2018年,该指标就激增到了约7亿元,2019年继续翻倍达到约14亿元。

  2020年5月,中华联合财险表示:“针对厚本金融事件,公司已赔付超5.8亿元,赔付工作基本完成。”但实际上,2020年末,信用保证险的赔付支出总额仍为约15亿元,该指标居高不下,拖累公司的业绩。

  今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中华联合财险一季度末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1.51%,相比上季度末上升11.28个百分点;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54.1%,相比上季度末降低6.76个百分点。

  《投资者网》还注意到,该公司的偿付能力风险综合评级已连续多季度为B级,根据《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中华联合财险为偿付能力不达标公司。

原标题:中华联合财险接连违规被罚逾百万盈利大降股权流拍问题缠身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