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三板科技网要闻正文

刚下场造车俩月的周鸿祎向何小鹏们开火你们都是外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7-07 15:52:03 来源:品玩
刚下场造车俩月的周鸿祎向何小鹏们开火你们都是外行

  来源/品驾(ID:Ping-Drive)

  作者/王飞

  周鸿祎又开炮了。

  7月初,刚投入造车俩月的周鸿祎再次安排了一场媒体采访,这次的主题是智能电动车“科技平权”。方式呢,依然还是熟悉的周鸿祎式充满争议的发言。

  先怼小鹏

  一开场,结合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15万是做好智能电动汽车的基础价格”的言论,周鸿祎就决定“唱反调”:

  “我一听这话气就上来了,我已经很久不怼人了,今天我也不想怼人。”

  说完立刻开始怼人。

  “我觉得这句话像外行说的,不像是做软件、互联网、IT出身的人说的话。”

  他认为,从产业更大的格局来看,15万以下的车大概占了中国所有车型总销量的70%。

  “如果这句话真的对,那岂不意味着中国以后70%的主要消费者都没有能力买,或者说买不起智能汽车了。”

  一开场就火药味十足,不过这种隔空喊话目的也很明确,说是科技平权,更多的还是要给360投资的哪吒汽车找准一个定位。新的定位就是“15万以下的国民智能汽车”。

  这个价位段的市场确实存在一定的空间。对于中国智能电动汽车的发展,应该和智能手机市场的发展有些类似,iPhone 3GS等高价位的手机率先进入市场点燃了用户和市场热情,随后随着市场的培育,才渐渐出现了亲民可靠的低价位国民智能机。

  对应到电动车市场也有些类似,高端智能汽车确实也显现出了这种特性:蔚来特斯拉等高端产品更早的出现了机会点,而大众化智能汽车的市场可能正在缓缓到来。这也是后发的第二波造车新势力看准的市场机会。

  但后发对于智能汽车市场来说,缺陷实际上是在品牌“占坑”上,在此之前,新造车三强确实也已经巩固了一定的市场格局。

  因此,要让后发的哪吒靠这个平权的定位来把品牌深入人心,开炮确实是个周鸿祎最熟悉的方法。他想把哪吒汽车编排到“蔚小理”的造车三强格局中。

  所以,当天他也造了一个新词:“蔚理小哪”。

  如果从公司定位和销量来看,确实不无道理。前三强格局中主攻的价格区间还是在25万元以上,而15万元以下的智能电动车市场,确实也比较符合哪吒品牌寻找市场差异竞争的定位。最新的销量数据也显示,蔚来汽车单月交付大概8000辆,理想汽车大概7000辆,小鹏汽车大概6000辆,而哪吒汽车也是突破了5000辆,确实也是在加速释放的阶段。

图片来源:哪吒汽车官网

  再“得罪”传统车厂

  按照周鸿祎的性格,应该是不太关心传统汽车在智能电动汽车到来时的做法。他说,在传统汽车时代,他比较佩服李书福,认为“汽车是四个轮子上的沙发”这句话道出了行业本质。

  而今天的智能汽车“本质上更像四个轮子上的N台大手机”。

  “行业本身是以算力为基础,智能是必要的属性,而不是说是一个用来给自己的产品锦上添花的功能,为了给用户多收费的一个理由。”

  思路的变化,一定程度上是在打破传统汽车百年来建构的秩序。

  比如汽车A0、A、B等级划分和价格定位,他认为智能汽车也正在打破这些“行规”。他认为15万的车和50万的车的差异,如果看成移动终端,区别反而不会太大。传统汽车的差异化主要还是在内部配置上:座椅上是不是真皮,是否有加温加热,拥有多少档的按摩。

  “我讲多了,就得罪传统造车了,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潜规则,通过让消费者不太明白的马力的区别,车确实能卖出价格。”

  他认为,15万以下一定能做出体验感、智能感和自动驾驶功能都不错的汽车。

  坚信软件第一

  周鸿祎的出发点仍然是技术将为汽车产品带来的重大变化。他认为汽车变成智能设备,摩尔定律和网络效应将会发挥重大的作用。

  “这些年手机、智能电视,功能越来越强大,但是价格其实反而越来越便宜。这个现象跟其他很多传统行业不一样,道理也很简单,就是摩尔定律在起作用。”

  而一旦拿摩尔定律来革命汽车,汽车里面很多过去的控制组件,很多黑盒子组件会被软件重新定义。

  金句还有很多。他还说“我预言,在一两年里,激光雷达可能也会掉到白菜价,换句话说,很有可能会做到一百美金这样一个水平。连五菱这样的车可能都能装一个。”

  而“网络效应”的目的在于摊薄研发的成本,这里面还是涉及到“免费”的思路。

  “为什么在互联网里很多软件几乎免费,很多软件价格很低,实际上就因为它的用户量大。如果我花一百亿开发一个自动驾驶,如果给一百万人用,每个人分摊的成本也会迅速降低,也就是软件的边际成本,随着用户的增多,最终是降为很低的一个数字。”

  他还不忘去抨击一下友商,“有人为了让自己的车多赚钱,去‘阉割’软件,这其实违背了智能车的理念。”

  这种思路本身,也是在说明周鸿祎是一名彻底的“技术信徒”,认同“摩尔定律”+“网络技术”会继续摊薄软件的成本。

  此外,他认为“任何制造业的生意到了我们中国人手里就会产生奇迹”,造车里关键的电池产业就是如此。

  “电池不太遵循摩尔定律,但中国现在已经变成制造电池跟电动机产业链的主要的贡献者。跟2000年对比,电池每一度电的成本是七年前的1/5,也就是到2023年,包括电池还可以下降1/3。”

  他的结论是,智能汽车最激动人心的就是“科技平权”,“今天一个十几万的车,只要你搭载的电池密度足够,你也一样可以享受跟豪车一样的体验,但是油车是做不到的。”

  但这终究是“智能平权”,并非是汽车配置平权。科技体验确实可以通过技术拉平,但如今想要加上座椅按摩、空气悬挂等这些汽车配置,还是要付出真金白银来体验。

  对此,周鸿祎最后也讲到了奢侈品手机的案例:“原来有的手机是豪华式的,为什么被消灭了?因为在传统功能机时代,确实能做出很多差异化,但是到了智能机时代,更新很快,这种市场就不存在了。”

原标题:刚下场造车俩月的周鸿祎向何小鹏们开火你们都是外行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